您现在的位置:金丰廉韵>> 廉洁文化>> 清风文苑>>正文内容

切莫忘了“我是谁”

作者:朱明贵    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10日     

我是谁?你认为我问得滑稽吗?一点也不滑稽。因为在当下这个社会环境中,有不少人已经变得自己认不得自己,于飘飘然中“飞腾”升高后,不想失重落地,在屁股生疼时才发现自已巳深陷泥潭,人不像人。

自己认不得自已有其原因。

首先,有些人握些小权了便脑子易进水,眼里常汪油,时常变得有点找不着“北”。台上说话拿腔做势,哼哼呀呀,见着父老乡贤,“说”着半生不熟的“地方普通话”让人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。有的小官儿或是老板,也许是因为手上有点小权或是兜里有些小钱,驿动出行便有人随着拿茶杯拎包儿,衣服脱了有人接着,躬身上车有人护顶,好家伙,那时刻,他哪里还知道自已是谁?哪里还知道自已祖上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。

其次,对我们都是农民的后代这一说法,不少人怕姓“农”,不愿粘“土腥味”。其实,今天的现代发达源自刀耕火种的农耕文明,我们的祖先都是正儿八经的农民。然而在现实生活中,“跳农门”成为一些人告别“劳心者治人”追求“劳力者治于人”的奋斗目标。还有为官者怕占“土气”,不想说自己的祖辈是农民。更有的商人学士不愿说“身世”,生怕因为有个耕田爷爷、种地老子而令自已少威风,掉架子,渐渐地忘了根本且不识已。

当一个人到了自已认不得自已的时候,往往也就是他麻木不仁,脱离实际,忘乎所以,不能自制,飘然欲仙的开始。我的岳父在年近退休前的四、五年间培养了几位年富力强,颇有作为的年轻同志进入领导班子。多年后,岳父在几次对这几位年轻干部明里暗里的考察评价后,认为有两位不怎么样。问及老人何因,岳父只说了一句话:狂啊,水不到脚面就发浮,自己都认不得自己了。果不其然,岳父所言两位,一个受贿、一个参赌,不久便受到组织处理。

要始终明白自己是谁,尤其是党员干部,始终要有一个沉着冷静的为人处事的素质心态。前进着的社会,变化着的世态,复杂交错的人际关系,拷问理智的利益诱惑,如同一根巨缆牵制着我们转圈、跑弯,没有定心圆,没有自持力,你就会失重,在职权、金钱、欲望拥身时,你会无法把控,忘乎所以,将质本的自已放在名号等身的衣钵中,灵魂的躯干却被前护后拥、纸迷金醉、灯红酒绿、亭台楼阁等等物欲的浊流玷污驱使得不守原则,不讲党性,不顾约束而一步步走向贪腐甚至犯罪。可想,冷静、自重、识已对于一个人的成长、发展是何等重要。

狂妄自大之下必然利令智昏。所以,平静下来时多问问“我是谁?”不失为最好的自我“针灸”。知道自己是谁,来自哪里,这才是知根知本,初心难忘。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才会明白该缺啥补啥。知道自己才识几何,才不至于妄自尊大,迷失方向。大千世界,群贤毕至,比你强,比你有能耐的人多了,降个格次看自已,低调一些待自已,冷静一点观繁华,你永远不会忘我失重,你永远都是优秀的。

录入者:weibo 编辑:weib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