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金丰廉韵>> 廉洁文化>> 清风文苑>>正文内容

故乡的月光

作者:卢春桃    来源:大中镇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年05月15日     

久居城市,享受月光的沐浴,就成了一种美好的记忆。原以为只有城里人才视月光为稀罕物,未曾想,前些天乡下来人,谈起月光居然满脸茫然。过了许久才叹口气说,现在的月光和以前不大一样了,即便有也是灰蒙蒙的,不象以前那么银白,那么明亮。

离家乡二十多年了,但记忆中的月光,却如昨日。二十年,天地巨变,记忆却未曾蒙尘。家乡的月光还是那么美,铺天盖地洒下来,盖着村庄,铺满田园。月光所到之处,鸡不叫,鸟不鸣,偶尔几声犬吠,反将月夜衬托得更加静美,体现出“鸟鸣山更幽”的诗情画意。

我就是在那样的月光沐浴中长大的,直到三十多岁离开家乡,才告别了故乡的月光。随着时光的流逝,家乡的月光在我的记忆中不但没消失,反而越来越明亮,使我终生难忘。那是的月光对乡下来说是一笔财富。乡下人本来就穷,连电池和煤油这样的日常必须品都经常无钱购买,所幸还有月光。很多时候,月光不但替代了人们的物质需求,让人们无偿占有,更为重要的是,她对枯燥乏味的农家人生活起着精神抚慰的作用。那时的乡下人家,唯一的、多姿多彩的夜生活,就是拥抱月光。困倦的身躯,坐在月光里,闭上双眼,静静地享受月光那温柔的双手轻轻的按摩,一天的劳顿慢慢消失;睁开眼,抬头凝望月亮那张甜蜜的笑脸,笑得那样灿烂,即便肚中饥肠轱辘,心也倍感惬意。虽然,社会赐予我们的东西太少,但大自然赐予我们的是那样多,那样美。

拥着月光走路,连脚步也不敢下得太重。皎洁的月光,像银缎一样铺满道路,踏上去是那样轻柔,不管多远的路,月光始终跟着走,用她的温柔,铺向路的尽头。

趁着大好月色,以大地为床,天当被盖,树障为帘,拥着月光,将牛郎织女、七仙姐妹、玉兔嫦娥,通通揽进梦境。一帘幽梦,旷古奇缘,似旧还新。早晨醒来,发丝上挂着晶莹的露珠,是观音娘娘瓶中的净水,还是嫦娥姐姐相思的眼泪?月已落,心还醉。

录入者:weibo 编辑:weibo